日常安排

报到布展:2020年11月3日至4日  

展出时间:2020年11月5日至7日

撤展时间:2020年11月7日-下午13点


展会新闻

石萌:以科技创新为抓手,积极推进建筑企业全面数字化转型升级

 二维码 2

 


  数字化转型是用信息技术全面重塑企业经营管理模式的有效途径,是企业发展模式的变革创新,是企业从工业经济时代迈向数字经济时代的必然选择。加快推进建筑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是推动建筑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联达”)董事、总裁袁正刚表示,建筑业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是简单的新技术的创新应用,是其发展理念、组织方式、业务模式和经营手段等全方位的转变,既是战略转型,又是系统工程,需要体系化推进。、

image.png

  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袁正刚

  数字化转型的基础

  是制定数字化转型战略

  “做好数字化,企业要有清晰的数字化转型战略。数字化转型不是一个软件、一个IT(互联网技术)部门的事情,更不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整体、一个系统,是企业的战略。”对于数字化转型,袁正刚认为,企业在战略上要充分重视。

  他表示,数字化和传统信息化不同,信息化只改变岗位的工作,而数字化对企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企业数字化转型只有个别人推动是不行的,必须是一把手工程,公司应当从战略层面、决策层面高度重视。

  在数字化的实践层面,袁正刚表示,在项目层面,应用的数字化手段极为广泛,比如数字项目集成管理平台。该平台是BIM(建筑信息模型)和智慧工地深度结合、深度融合后形成的一个整体,目前已运用到多数项目中,并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在企业层面,企业的数字化进展和效果滞后于项目层面,但如果企业有30%~40%的项目实现了数字化应用,则该企业的数字化就较为成功。所以,这是一个相互促进、相互迭代的过程。

  企业数字化转型应该怎么做?袁正刚认为,建筑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一个系统工程,从长远发展来看,要分3步走:一是要有充分的认识。除了IT部门在推动,决策层在战略层面也要投入足够的精力,鼓励优秀人才参与。二是大胆尝试。要打造样板工程,或从下属公司着手推进。不论是数千亿元规模的大型国企,还是数十亿元规模的小型民企,全方位采用数字化手段,打通企业层面和项目层面,这样的标杆和成功案例可以为更多的企业提供参考。三要高度重视人才培养。放手为员工提供展示和发挥才干的空间,形成良性循环。

  无论信息化还是数字化,“转型”都意味着企业的管理要进行变革。在这个过程中,战略决定了企业流程,企业流程中的业务决策需要使用数字化数据。“因此,没有明晰的战略,不可能有成功的‘数字化’、更不可能有成功的‘转型’。”袁正刚说。

  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关键

  是打破传统窠臼

  “在产业链长、发展粗放的传统建筑领域,数字化技术不难寻觅,难的是应用、实践和落地。”袁正刚提到,项目管理精细化、企业管理集约化和BIM应用深入化,是建筑业数字化应用三大方向,也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方向既定,但是却少有企业能够自始至终贯彻,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袁正刚进行了分析。

  他表示,在项目管理精细化方面,尽管每个项目都有清晰的管理手册,每个员工都经过了专业培训且落实岗位标准要求,但最终管理效果却差距很大。其原因是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特性,管理标准难以统一、难以推广;人员的成长速度和培训进度不成比例,精细化管理难以持续;施工现场情况复杂,参与方众多,业务活动难以协调。

  在企业管理集约化方面,各个项目涉及的单位众多,收集来的数据信息不翔实、不准确、不及时。另外,由于信息孤岛的存在,导致财务和业务不能打通、数据不能流动和共享、业务活动分析处理难以实现,据此形成的决策难免会出现很多问题,即使决策正确,要执行落地、监督到位也很难。

  在BIM应用深入化方面,存在一些难题:BIM模型建立的难度大,正向设计做不到;缺乏BIM信息,一键算量达不到;BIM难以指导施工,施工模型不可见,比如钢筋使用这么重要的信息不能在BIM模型里体现等。

  面对上述难题,袁正刚指出,现阶段企业需要推动“三全”和“三化”的全面融合,逐步实现“三新”。“三全”即全要素(生产要素管理一体化)、全参与方(项企一体化)、全过程(设计算量施工一体化);“三化”即要素和活动数字化、管理和协调在线化、方案和决策智能化;“三新”即新项目管理、新企业管理、新BIM应用。

  在袁正刚看来,破除传统管理窠臼,形成新的数字化方法论,才能实现数字化赋予建筑业以新生的意义。

  数字化转型的根本

  是提升数字竞争力

  “数字化转型根本上是企业提升自身竞争力的需要。”袁正刚表示,数字化竞争力作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一项重要内容,最重要的是数字资产。数字资产能够帮助企业更精细化地管理,从而更快、更准地做出决策,提升企业整体运营、管理的效率,最终提高企业的效益。

  他强调,在战略层面,数字化竞争力更具体的体现不是简单看到的数据,而是数字化的战略方向。他分析,有些企业在战略方向上走了一些弯路,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所以,数字化的战略数据应该用数字化来帮助企业提升项目管理和企业管理效率,而不是把数据单纯作为资产与业务剥离,这是很多企业容易走的弯路。

  在数字化人才培养层面,袁正刚要求,要选择有扎实基层工作经验的人,选择有极强学习能力的人。数字技术概念、方案较多也较为复杂,能够快速学习并能够选择持久发展的数字化方案,这一点非常重要。另外,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挑战,要选择敢闯敢干的人,企业要有正确且能够持久发展的数字化方案,这是人才快速成长的基础。

  数字技术的创新应用深刻改变着生产管理模式,产业新生态在“大破大立”中逐渐形成。“尽管数字化充满挑战与机遇,但只要选对方向、躬身入局,在过程中快速迭代,企业数字化转型必定成功。”袁正刚说。

来源:中国建设报